過來人

年末的聖誕新年假期,人流明顯多了。地鐵車門打開,一對父母各自一個大背囊,拖著兩個小朋友,推著兩個行李篋,大汗疊細汗進入了半滿的車箱。

目測小朋友們大約三至四歲,滿臉笑容地把玩著手上的卡通人物吊飾,傍在一起的爸爸媽媽,臉容疲憊不堪但仍有微笑,想必是一家人渡過了一個非常夢幻的假期。

「小朋友!過嚟過嚟!」坐在車廂長椅上的叔叔拉著伴侶,起身揮著手:「叔叔嬸嬸讓位比你哋坐!」

父母禮貌地婉拒,叔叔熱情地堅持,就在他們客氣地互推互讓之間,腳仔軟的小朋友已老實不客氣坐了下去。

「你睇,小朋友佢哋都攰啦。」叔叔滿心歡喜,旁人也因看到這則好人好事而露出認同的微笑。

一瞥這對年輕夫婦,卻發現他們神情有點尷尬,並且金精火眼地盯著兩個小朋友,明顯有點不自然。

列車規律地晃動,一個站,兩個站,三個站,搖得我也打起瞌睡來。

突然,被一道激動得來但被努力抑壓音量的叫嚷驚醒了:「頂住!頂住呀!重有兩個站咋!」原來是剛才的媽媽,無助地望著昏昏欲睡的孩子,一起舂眼瞓。

「頂住呀!你唔係應承過我,今晚一齊食牛扒,一齊砌 LEGO 㗎咩?!望住我!唔好合埋眼呀!」爸爸的語氣表情更誇張。只聽聲演,還以為是經典電影中,主角對著懷裡的重要人物,聲嘶力竭地發出最後呼喚一樣。

作為過來人的我,非常明白他們此刻的焦慮。由可愛扎扎跳到斷電昏睡了,這種「前一秒玩具下一秒累贅」的大上大落,為父之後在兩隻馬騮的嬰幼兒時期,常常體驗得到。

兩雙超重的眼簾,最終還是撐不住,到站前已雙雙入睡。兩夫婦用死魚的眼神互望一眼,再望望身邊的行李篋,再望望一袋二袋加背囊,再望望躺平了的兩個小朋友,目光最後停在剛才讓出坐位的叔叔。

「嘩!瞓得好腍喎!」叔叔大力豎起手指公,天真無邪地攞景加贈興。

列車到站,這對父母帶著背囊拖篋小朋友一共六大件「行李」,谷盡肌肉爆盡青筋,用生命值硬接,繼續走回家的一程路。

今個星期,輪到我們一家去同一個主題樂園,想起這場車廂活劇,突然感慨如廝情景,在我的生命中已不復存在。轉眼之間,兩隻馬騮已經長大到我不能長時間抱住,他們也可以對答如流走進大人的圈子裡一起交流。

從前去主題樂園,只能欣賞花車巡遊歌舞滙演,抱著阿仔坐小小遊覧船,嬰兒期扭吓計換吓片,幼兒期行兩步唞一唞,一日飛快就過,但就身心疲累。那時候是一種為著守護未能自理的小朋友而繃緊的疲累感,就像在有風的日子,每秒也在守護著一撮燃點中搖擺不定的火焰。

現在去主題樂園,一家人已經可以一起參與樂園活動機動遊戲,沿途有講有笑,有些遊戲他們甚至玩得比我更出色。

兩隻馬騮更是有自己的意見,還要南轅北轍兩極化發展。簡單如酒店房兩張床,哥哥要和媽媽瞓、細佬又要同媽媽瞓、但兩兄弟又拒絕同床,我幾乎要娶多個老婆才折得掂⋯⋯當然,我和老婆還是要求他們自己討論解決方法,最後兩人便乖乖地相擁而睡。隔天早餐時間,還要重提一次,一齊大笑一番。

因為看過車廂的那一幕,再到今天自己一家去同一個主題樂園,才真正意會到,原來和哥哥細佬的相處,已經進入了另一個階段。我亦很高興,之前努力經營的父子友誼,可以從兩兄弟和我互動的主動性中,確定到一定程度的成效。

踏入了這個育兒的新階段,也同時提醒自己,要為下一個階段做心理上的準備。因為現在小朋友都這麼早熟,有家長前輩分享,十一二歲已經朋友大過天,分給父母的時間和愛心從此持續減少。還是老套的一句,父母真的要出盡全力去珍惜,能夠獨佔子女的時間。

也許,在我們一家吃早餐嘻嘻哈哈的時候,遠處就有另一對子女已經長大成人的夫婦,以過來人身份默默地看著,懷緬著當年子女仍然緊貼在身邊的光景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