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是值得特意紀念的,因為和老婆已經踏過了婚姻的十個年頭。

時間流逝是絕對的,但感受時間流逝的速度卻是相對的。快樂的時光,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眨眼就完;難捱的時光,同樣的長短,渡日卻如年。

老實地說,這十年,光陰雖似箭,卻並非眨眼就過。當中有快有慢,苑如乘坐亡命小巴 Chok 吓 Chok 吓,不斷的上斜落斜高速掟彎突然急停沿途尖叫不斷。但就是這樣去經歷,才令這十年過得不平淡,滿載值得深深記在腦海裡的軼事。

婚姻絕不是一個兒戲的決定,而是帶著情感牽引的覺悟,去開拓另一個人生,另一個宇宙。由愛情到親情、由二人世界到生育小孩、由兩公婆飲 1986 年葡萄酒到陪阿仔飲 2016 年葡萄汁、由感情嗒糖指數高到身體血糖指數高、由求其搽 Bioré 到認真搽 LA MER,當中的經歷和轉變,都是二人一起去並肩走過的夫妻成長之路。

結婚週年有特定的象徵物質。十週年,是錫婚紀念。

當然,這些象徵物質主要是營商噱頭,不過背後亦並非隨便亂編。我不敢用面對陳啟泰的自信講「我讀 Chem(istry) 㗎!」,但讀理科的我對金屬也略有認識,更因為錫婚也翻看了一些相關資料,從中得到了一點啟發和體會。

錫是五金之一,與金銀銅鐵並列,能夠冠以「五金」則代表其普及和泛用性之高。在常溫下,錫非常穩定並能保持銀光閃閃的外觀,追溯至古時它已經被用來製造容器和擺設,近代更被用在鍍膜和導體技術之上。錫亦是一種柔軟的金屬,能承受一定程度的外來壓力。

用錫去比喻十年婚姻,其實很合適。事無大小無論是愉快或悲傷,和身邊人長時間一起經歷所有事情,與不同的人物和事件磨合之後,兩口子開始顯現鞏固且圓滑的感情,旁人也能看到感情的光澤。

不得不提,錫還有一種很獨特的屬性,就是在非常低溫的環境下,會由常溫下的「白錫」轉化成第二種名為「灰錫」的形態,失去光澤並崩碎成粉末,原本的固態和閃亮頓時消失。更特別的是,這個戲劇性的轉變是會傳染的:當灰化的錫接觸正常的錫,原本正常的那方亦會漸漸開始崩壞。這個現象,在化學上稱之為「錫疫 Tin Pest」。

一起攜手行了十個年頭,漸成熟的默契能解決多數的生活難題,但卻容易忽略了感情的低溫期。兩個人在一起,又怎能夠每一秒鐘也感情澎湃,拗撬冷戰在所難免,更何況家族大了又增添兒女,需要兼顧的人和事簡直多不勝數,其中大部份更是長久戰,與小朋友教育成長有關的種種就是其中的好例子。

久而久之去處理,耳熟能詳的默契反而容易變得流水作業,變成沒有溫度的經營,淡化甚至完全忽略身邊人的感受。而這種感情上的降溫,在夫妻之間會互相傳染,就好像錫疫一般。

幸好,要解決錫疫的問題,其實不難。只要把崩碎灰化了的錫放在一起,再加熱至溶點,冷卻後就會完全回復穩定和閃亮,溝埋一兜的錫,又再一次重生起來。這提醒我,夫妻之間也應時常維持「感情的溫度」。

回望十年,時間不短,但向前望,我們未來還有很多個十年。小小的承諾:我會帶著累積的經驗,和保持健康的決心,繼續和您為這個家努力開心地經營下去。

錫婚快樂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