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ne 之谷

世界在變,但我讀郵件的緩慢速度卻從來沒變,由一封一封實體信件,到數位化的電子郵件,之後在電腦上簡略成更像對話模式的 lCQ 然後 MSN,再到近代移師智能電話上的各種訊息群組。

每位有在學子女的父母,電話𥚃少不免會有一兩個,甚至更多的家長 Chatroom Group(俗稱「Chat谷」)以方便溝通。這些谷有大有細,大如全校全級的八卦谷、正規的校方資訊發報谷、班別獨立的專屬谷、活動衍生的炸相炸片谷,包羅萬有。

每個可以多達幾十人的家長谷,一人一句已經不得了,更何況每當遇到熱哄哄的題目,一人N句,多谷共鳴,何等熱鬧。高峰時期,就是不斷「鄧櫈燈鄧櫈燈」地瘋狂在響,通常還要響在開會忘記切換到震動模式時。再次拿起電話,未讀訊息隨時數以百計,都咪話唔震撼⋯

而熱哄哄的題目,究竟有幾宏大,有幾影響全人類?都不外乎是,明天要穿整齊校服定體育服的衫褲鞋襪黑白配、永遠在著好校服前幾秒才扯起的三八號風球跟紅黑雨上課安排、在波濤洶湧的疫情之下的停課覆課網課調課時間表,諸如此類。

貫徹自己其中一個為父理念:越走近小朋友的生活,就有越多相處了解的機會。所以在阿仔小學一年級開始,就自發參與家長義工,擔任了班代表一職。

雖然說是代表,實際上也只是盡一點綿力,處理一些班務。主要責任是成為學校和家長之間的溝通橋樑,例如幫忙分發從學校釋出的官方訊息,間中需要緩和一下校方行政難度與家長期望的落差,也會處理連繫一些個別同學仔的在學需求。

而這種形式的參與,對阿仔其實也可帶來學習機會。有時一些重要的事情,或是在某個課堂才需要的特別提醒,也會拜托阿仔幫忙。儘管他未必每次也能完成任務,但這個小幫手也能從中提高課堂參與度和責任感。

阿仔學校有一個分班機制,基本上每一年也會打散原本的分班,令同學們可以有更多社交機會,認識不同朋友。但舊年因為疫情肆虐,在未能有太多面對面的互動下,小朋友們破天荒原班直升。所以我這個班代表,一做就是兩年。

翻看過去一年的文章,記錄了不少有趣的軼事:由家庭成員各自返工返學,突然變得晝夜同在;全世界栽進非面授課的倉猝安排,上演一仆一碌的總動員教學接力賽;只得幾歲的小朋友,就要天才般操作連大人也未必能駕馭的網課軟件;到小朋友掌握得好,又怕他們頓時化身直播主持把家裡情況赤裸裸地呈現全班面前。

這些共同經歷,使一班爸爸媽媽在跌撞中建立了默契,能夠互相提點和幫忙,成就了這個集重要資訊、時事八卦、科技支援、圍爐取暖於一身的 Phone 之谷。在無驚無險,關關難過關關過的背後,是大家的努力經營,為使班裡面的小朋友,在撞來撞去的疫情過山車中,仍能維持一個較為順利的學習環境。著實值得給自己一點掌聲。

世界已經開始習慣疫情下的新常態,明知今年阿仔將會回復打散升級,但剛剛知道分班結果,家長們在分享獲派的新班之時,老實真的很不捨得。

或許這正是打散分班的本意,在阿仔結識新朋友的同時,家長們亦然。感謝這個在兩年間恆常頂置的家長群組,認識到一班戰友,也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。

一切在心中。他日在其他 Phone 之谷再見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