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澀的抄牌

近日我和老婆都電話不離手,不是因爲玩手機或碌社交網站,而是要裙拉褲甩地去處理兩隻馬騮的交通安排。局部的面授復課、緊接網上上課、之後再到公園放電、偶然又加回一兩個興趣班,在放寬社區安排和接送在學子女未能完全配合的情況下,很難再有以往那種「點到點站駁站」的方便。

估不到,望穿秋水等到頸都長的恢復面授,現實卻帶來了不少交通上的挑戰。高峰時候,作為雙職父母,我們動用家裡全部人手,在學校、公園、興趣班、穿插交通工具如校車或巴士之間,要把阿仔「交收」五次以上,稍有差池,真的不知道如何把他們執回來。

當哥哥和細佬在晚餐時,眉飛色舞地分享,由晨早到晚上,在交通安排上的緊張刺激:好朋友同學仔因為知道他轉了校車熱情地拉著他一齊坐、失算的交通狀況令一班小朋友困在校車內大開派對、車程到站時間紊亂眼見婆婆九秒九直衝落大直路趕著接回他、校車姨姨每個站頭也打出十九幾次電話尋找失預算的接送家長們。

阿仔口中,同學仔一邊就舉行著《口罩小學生選舉》,家長另一邊則上演《擔心大綜藝》,真係精彩好睇過電視台對撼。他們不知道,每天我和老婆(當然包括婆婆和校車姨姨),已經被嚇得靈魂出竅十數次,心血少一點都肯定捱不過⋯

這次復課,細佬交通上相對沒有太多阻滯,還終於見回很多不同班的朋友仔。可能真的太耐沒見,沒到一星期,他就不停嚷著要邀請同學仔到家裡一起玩。起初我們沒有為意,直到發現他鍥而不捨地不斷講,細問之下才知道,他終日提及的同學仔,是一位女同學仔。(哦!明晒!)

細佬就是不停地,要求我們打電話給她的媽媽,問問可否一起玩,又說既然我們近來也常用電話處理交通安排,順使打多個電話也不難罷。

一來我們怕太過唐突,二來疫情關係也應盡量減少接觸,我們就用「但係我地唔知佢媽媽電話號碼喎」去暫時敷衍細佬一下。而其實,那位女同學仔媽媽的電話號碼,一早就存在於校車的通訊群組裡。之後他仍然會繼續問,但因為明白到暫時無法通訊,心情也有點低落起來。

事隔幾天的午飯時間,亦是阿仔的放學時間,突然收到一通細佬的電話。平日哥哥不時也會致電給我,細佬倒是少見。

「爸爸!你快啲,攞紙筆出黎。」細佬劈頭第一句就緊張地吩咐。

「吓?點解突然要攞紙筆出黎?」我當然一頭霧水。

「快啲快啲啦!我就嚟唔記得!」平時只對食物焦急的細佬,此刻竟焦急起來。

「好好,冇問題,攞咗。」我拿了紙筆。

「九⋯九二⋯⋯唔係⋯⋯係962X⋯XXXX!」細佬努力講了一組數字,當然我立時意會到,那是一個電話號碼。

「吓?!你問咗佢電話?」我問這是否就是那個女同學仔媽媽的電話?

「係呀!我叫佢問媽媽再講比我聽。寫好未?爸爸你可以打電話比佢,問可唔可以一齊玩。」細佬千叮萬囑。

「好好⋯我今晚和媽媽一起打去問。」

電話另一邊,傳出細佬如釋重負的一口氣。掛斷電話,我打開校車通訊群組一看。嘩!電話號碼真的正確!

馬上打給老婆匯報:「今次冇得避,要打去啦。呢八個數字串殊不簡單,那個女同學亦要從媽媽口中背過來,才可以講比細佬聽。兩個都肯定有 Feel 呀!」

老婆沒回答,應該反眼中。

當晚老婆和同學仔的媽媽通了個電話,說很高興阿女交了好朋友,亦歡迎在疫情再受控一點之後一齊玩。我們也聽了故事的另一個角度,原來女同學仔也有盡力記著電話號碼,對於兩個五歲前後的小朋友來說,能夠做到這個地步,已經算是很努力,很浪漫了!

兜兜轉轉,細佬成功抄牌。而我和老婆,則需要在面授、網課、公園、興趣班之餘,續後再加插一項,細佬夢寐以求,學習以外的相遇。

順帶一提,細佬現在算是非常青澀又含蓄。想當年,哥哥只是三歲的時候,已經邀請女仔坐在自己的坐騎(搖搖木馬)後座去「兜風」,可算是非常倡狂,軼事記錄在毒男爸爸幾年前寫下的一篇【走進三歲的社交圈】裡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