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短之間

進入一年的第四季,日夜溫差開始變得相當大,中午熱到出汗,夜晚卻涼到打顫。加上疫情反覆無常,作為父母真是頗為擔心小朋友的健康。

老婆用心良苦,叫兩隻馬騮夜晚瞓覺時,著返條長褲。

「我唔著長褲架!」細佬首先發難。
「我都唔著長褲架!」哥哥照跟。
「長褲!好痕架!」兩兄弟同步再重覆強調。

我加入戰團,軟硬兼施,還是未能成功。

面前是自己的兒子,我們當然理解。細佬自細有濕疹,皮膚唔乾都易痕;哥哥天生超敏感,有野掂住就周身唔自在。這兩個坐擁「踢被王」綽號的兄弟,床上再多的被子,每朝也是被踢得堆到床尾,就算使用防踢的小孩被袋,他們亦有能力鬆開,再踢飛床尾。天下間應該只有出世的時候,醫院那塊包布可以箍得住他們。

要他們著長褲?除非是外出,或是他們真的感到很凍主動要求,否則難過登天。

哥哥算是長大了,已經可以講道理,氹多兩氹還算是勉強肯著長褲睡覺,但細佬仍未成功。

今晚,就捉住細佬在梳化講數:

「阿鼻水先生,天氣真係開始凍,唔著番條長褲好易冷親㗎。」我帶點說笑,其實是懇求。
「呀~~!我唔著長褲!我要著短褲!」細佬用力以鄭嘉穎式大叫回答。
「但係,你而家流鼻水喎⋯」佢真係已經有兩行鼻水。
「我・唔・著・長・褲!」細佬索住鼻繼續堅持。

*💡我突然靈機一觸💡*

「OK!明白!唔著長褲就 OK?係咪?」我一手抬起細佬隻肥腳,一下手刀橫放到他的腳眼,示意長褲觸及的長度。
「係!」細佬也一下手刀橫放到腳眼同一位置。
「好!一言為定!Promise?」我大力點頭。
「Promise!」佢又大力點頭。君子協定,答應了就是答應了。

哈哈!少年,你實在是太天真了。

今日放工,立即衝去休閒衣服店,買了兩條三個骨褲!遮不到腳眼,起碼保得住大肶和膝頭的溫暖,好過晩晚短褲兩條腿凍到變雪條。當然我也選了褲筒比較鬆身的款式,沒太貼肌膚就應該不會太痕了罷。

夜晚,老地方梳化,細佬試褲,一穿上三個骨褲:

「條褲好長喎~~~~~」細佬拉個極長的「喎」投訴。
「呢條唔係長褲喎~~~」我又拉長個「喎」再加個手刀橫放在昨晚示意的腳眼位置。
「⋯⋯⋯⋯」細佬望住他那節肥嘟嘟露出來的小腿。
「嗱,係咪先?爸爸都 Promise 咗唔比長褲你著瞓覺。」我強調,褲腳和腳眼真的有一段距離。
「都係嘅⋯」細佬有點不願意,但 Promise 了就唯有勉強接受。他勢估唔到,世界上原來並非只有長褲和短褲。

哥哥食足全程花生,結尾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。爸爸你好蠱惑呀。

這件軼事,的確擴闊了兩隻馬騮的視野。趁他們還在消化長短之間的可能性,我決定把這個話題,提升到哲學級數!

我一個閃身,入房借用老婆一條瞓覺專用,超級鬆身的喇叭型睡衣,一手展開然後問:

「小朋友,你地話,呢條係裙,定係褲?」我一邊問,一邊輕輕地搖擺,這件睡衣,垂下來的時候一塊闊布如裙,但卻偶爾清楚地露出兩條褲筒。

究竟係裙,定係褲呢?此刻兩兄弟的表情,和我看完《TENET》踏出戲院那刻一樣,定格地呆住了。

好!有請常識姐和霞姨!給這迷惘的兩兄弟解釋一下。😆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