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日的外賣日常

星期日下午,萬眾期待的午餐,因為是難得的外賣。隨著兩隻馬騮日漸長大,食物要求越來越刁鑽。

和到餐廳不同,大家不需要從餐牌中選擇食物,而是可以就個人喜好任意落單。身為家中御用「Deliver奴」的毒男爸爸,每星期日的例行活動,就是要遊走商場店舖之間,買齊食物。

人字拖配冇袋短褲,一隻手抓實銀包鎖匙,另一雙手,抽住集齊了商場裡面大小字號的外賣,茶記、麥記、大乜乜、大物物,毎樣都係獨當一面嘅 Junk Food。

滿手食物的我,在大廈門口舉起一大抽外賣,示意看更幫忙開門。她慢條斯理地走近,以凌凌漆望住聞西展示「攞你命三千」的眼神,忍笑開門。

返回屋企一開門,幾道飢餓的眼神,興高采烈地歡迎食物(冇錯,唔係歡迎我)。卸下手上的套餐,一人一份地分發,不出所料,細佬見到哥哥的餐,突然轉軚要吃一些,哥哥也願意分享,亦同時話要試吃細佬的份兒。

我提議不如打開全部食物一起分享,卻換回一句:「我們兩個分享得啦」。明顯他們對我盒飯毫無興趣,皆因和閒日的飯餸 Plating 實在太相似。

鑒於疫情關係,我們是有專人(即係又係我)把小朋友的套餐如他們所願分配。最滿足當然是兩隻馬騮,現在他們的午餐,一個包有兩款肉,配上雜錦薯條薯角粟米,再把茶記男人的第二浪漫,火腿煎蛋飯的煎雙蛋,一人一邊據為己有。

雖然最後我身水身汗,吃著薄薄火腿配豉油白飯,但一家同枱的愉快,有講有笑的週日,比午餐本身來得滋味和回味。

上一個星期日,哥哥細佬突然心血來潮,想和爸爸一起去買午餐,於是我們一起經歷了平常週日爸爸的奉餐細節。要清楚去買甚麼食物、掌握各個餐廳位置、因應人流和經驗分析等待時間、以至落單和等候的先後次序,其實有點小學問。尤其多人外賣的時候,有效計劃能使外賣時間起碼減半。

我一邊等外賣,一邊慢慢分享講解。並打趣地提醒他們,不要小看簡單的買外賣任務,因為這和等待用餐那位的 Hangry 指數息息相關。他們清楚 Hungry 和 Angry 的意思,我解釋加起來就是 Hangry,即是「餓到炆」。

當然,當下幾歲的小朋友,只會在意今天的麥記,跟餐的是那一款玩具。

回到大廈的升降機大堂,旁邊企著另一位,手持「攞你命三千」的叔叔,有點焦急地盯著升降機的樓層顯示屏。

細佬好奇:「叔叔趕時間?」
叔叔笑了:「係呀,今日好多人買外賣呀,等咗好耐好耐。」
哥哥插嘴:「係呀,我地都等咗好耐。」
叔叔補充:「你地都快啲返去啦,如果唔係會餓親屋企人㗎。」

短短幾句交流,哥哥細佬若有所思,然後默默走去按了幾次升降機的按鈕。看似他們瞬間明白了,買外賣其實肩負起一種責任感,是為了重要家人去做的。

回到家裡,老婆果然很識做地大讚小朋友,但同時射了個「攪噤耐餓死我啦」的眼神給我。

正當我想送上老婆最愛的齋啡降火的時候,哥哥已搶先一步拿給媽媽,細佬也拿著她喜歡的炒烏冬跟在後面。

站在一旁的毒男爸爸,存在感瞬間變得薄如紙。冇陰功啊~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