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得的晝夜同在

兩年前,我寫了這篇【留。感。】,關於大仔感染了流感,新年前後留在家中的軼事。

兩年後,全球抗疫,為了預防疫情爆發,學校停課,公司倡 Work From Home,大家沒有必要,也盡量少出街,減少感染風險。每個家庭各施各法,為保持一個安全衛生的生活環境。

由於學校停課持續,之前寫的那篇文章,略帶戲言的「自製 Home School」,今日倒是要確實地執行。可算是「開口中」⋯

要實行 Home School,其實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科技配合。在初期試行其間,完全是倒瀉籮蟹,由電腦不能連線、連上了又未能登入、登入了又不知課程擺放地方、找到了課程又要阿仔乖乖坐定定、佢乖乖坐定定又要控制佢專心唔好走去睇 YouTube 玩其他 Apps。

當然以上完全是由家長的角度去看,而其實要感謝,學校、老師、和小朋友,大家也是摸石過河,在短短幾個禮拜之內,就已經令 Home School 上軌道。

好不容易掌握了 Home School 的流程,又要去到資源和時間分配的課題。

以往早上,送了小朋友返學,再回公司。基本上,小朋友一到達學校,就可以安心迎接公司的工作。但現在不單止 Home School,也連隨 Home Office 也同步進行,這代表由鏟阿仔起身、梳洗食早餐,和他一起 eClass 早禱早讀、準備好登入公司開工,幾乎是同步進行。這個戰場般的場景,是每天早上七點半到九點準時上演。

故事當然還未完。九點之後,就是全家身處共同空間的日常,簡稱「困獸鬥」。

其實,就算沒有疫情,毒男爸爸因為工作關係,平常也會有 Work From Home 的情況。間中一次問題不大,但現在,豆腐潤的房間裡,我和老婆各據一角,狼狽地工作和開會,房間外面兩隻馬騮,則長期處於興奮狀態(因為不需返學)⋯

簡單如鎖門或是不鎖門,就已經是一個非常高深的學問。不要以為,鎖門就可以隔開小朋友,他們除了肢體衝撞之外,還有很多方法可以進行騷擾,無間斷提問、尖叫、唱歌,無所不用其極,就只是想得到我們少許的注意力而已。

現在我們的做法,是關門而不鎖門,但會解釋給小朋友知道,我們在房間裡,是需要應付公司的工作。其實久不久,行出房間飲杯水,和小朋友互動一下,他們已經很滿足。

現實上,做足功夫也很難避免突發事件。我在 Home Office 期間,就遇過類似 Professor Robert Kelly 的尷尬場面。當然我的情況,只是出現在大約十個人的視像會議,比起他的新聞直播,只算是雞毛蒜皮,但尷尬程度相對也頗高⋯⋯

學校停課,起碼要去到四月尾,而疫情仍然需要多加注意,但工作和學習還得繼續。

在這個難得一遇的狀況,就隨遇而安,好好享受一家人在特殊環境下的相處時光。

工作上,就繼續 Work From Hil…… arious Situations 吧! (°▽°)

註:Professor Robert Kelly @ BBC News – 相信大家也有看過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