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試的反思

時間過得太快,毒男爸爸阿仔已經開始返學了。所指的已經不是 Playgroup 而是真正單拖冇人陪那種。

回想當初,我們只是報了三四間附近我們比較心儀的學校。重申,是「我們心儀」而並非「全港心儀」,即是不需日曬雨淋排餐死,不需幾千人爭一個位。報了名的這幾間,只要準備好資料,定時交報名表,然後就是等篩選和面試就可以。我們需要的,只是一個可以讓阿仔過群體生活,開心學習的地方。

雖然只是 Pre-Nursery,也得面試。在一個要拿超聲波 Cap 圖去排隊報名讀書的社會裡,要一個兩歲未滿,連自己行去邊都未必知的小孩去面試,我雖然不了解,但也可以接受。與其說是面試小朋友,倒不如說是面試家長,或是比家長一個反思的機會。

點解?那就要分享最深刻的一次面試。那次是發生在一個很早的上午,那天阿仔因為早起身扭計,我們也為此早點出發。到達學校時,見到很多人很迫,心諗原來真是很多人爭取學位。上前一問,原來那班人只是我們早兩 Group 的面試群,我們要等多兩個 batch 先到⋯(壓力指數+1)

走到隔離的超市打發時間,又是一班等面試的家長和小朋友。細小的超市裡,購物車變碰碰車,阿仔更扭。好不容易,找到一張貼紙,總算使阿仔平靜了,乖乖等面試。等了很久,比原定時間也遲了。阿仔已經唔願放開貼紙。入場登記,拿走貼紙又喊過⋯(壓力指數又+1)

面試前,還要睇一段學校 Intro,在場已經有幾個小朋友爆喊,包括我阿仔⋯(壓力指數再+1)

終於到戲肉。面試是簡單的 Group Interview,全部小朋友坐在班房的桌椅上,由家長陪同十五分鐘的自由遊戲,老師們在旁觀看評分。老師們在大家坐下來之前,說明最緊要是坐定定。一坐下,阿仔面前是幾架玩具車,他二話不說就走到地下玩,怎樣叫也不肯返回座位。全個課室,就只有他離坐,唉⋯(壓力指數又再+1)

經過幾個鐘頭的 Out of Control,心情底到極點,已經就想爆炸。真正令我發脾氣的,倒是一份很大的內咎感覺。課室內的地板,有用膠紙貼成,給小朋友排隊的指示線。就在我極力抓阿仔返位的時候,他對我說:

「馬路。」阿仔繼續轆車。

「啊啊!」原來如此!我心很不好受。

⋯⋯⋯⋯(壓力指數爆錶)

雖然口口聲聲話唔想自己個仔變成聽命令的機械人,又說要給他一個自由發展的空間,到頭來返而因為群眾表現和擔心入學而阻止他做一些正常的事。

那一秒之後,我塊面黑咗成日,又講了很多晦氣說話,又責難老婆,來掩飾自責的感覺。老婆倒是很好,完全沒有和我吵鬧,只是靜靜等我自已燃燒,默默支持。她真是一個很好很難得的人,不單止是作為老婆,也是作為一個 Soulmate 一個朋友。我們就是可以在很多事情上互補不足。

當晚,和老婆平心靜氣的討論這件事,向她道歉。也明白了其實她在面試之前已經做了很多準備。準備的不是怎樣令阿仔面試成功,而是了解學校的背景和設定了報名的排序,在沒有太大壓力下為阿仔找到適合的學校。明白了全部之後,知道沒有做好準備的,原來由始至終都是自己⋯

這是一次很好的經驗,也給夫妻之間對孩子的教育,有更深的共識。我打趣地和老婆說:說到底阿仔這次面試表現應該不會好,如果最後學校收佢,我跪玻璃!~

一個月後,收到學校通知,阿仔在 Waiting List。(汗!)

再多個半月後,收到學校通知,阿仔已被取錄。(囧rz!)

最後,我們沒有選讀這間,因為另一間比較心儀的學校收了阿仔。毒男爸爸也走了數,沒有跪玻璃(真係跪會死人的!)。

為了紀念此事,我們在家庭歷史裡,將這稱之為「迦南事件」。老婆應該會講一世⋯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